Yixuan 厨娘界元老, 书呆界新人.

愿我如星君如月

她在深夜抵达.  
那夜湖光潋滟. 他是前来迎接的陌生人.  
后来碧海青天, 她留下一句随口祝愿.  
梦里却总是回到那个深夜, 她埋在一个陌生人的胸口, 告别.  

—— Yixuan Jun 16, 2015

大概是 11 年的秋末, 听闻自己的学校离 苏必利尔湖 只有 15 分钟的脚程后, 我们当机立断的踏上了寻湖之路. 异国的土地, 异国的青草香, 哦, 还有异国的苏必利尔湖.

那一刻我甚至都忘记了, 我站在我的梦想里: 在陌生的国度, 陌生的城池, 身边围绕着陌生的人.

除了少了梦想中的大雪纷飞, 一切都对. 不过那时站在梦想里, 却一时没对上年少时脑中的剧本. 啊哦, 竟是几年后, 才忽然发现…所以不是每一个梦想成真的时刻都让人激动万分…有时候, 会一不小心溜号, 多年以后, 才偶然激起了脑中的钩子, 才能再把那一刻想起.

当然, 这种想起顶多对应着: “哦, 原来如此”, “哦, 竟然已经实现了呢.” 之类的情绪. 可没有什么迟来的 『梦想成真』,『激动万分』之感. 因为当你意识到原来自己 曾经 得到过, 你往往已经 失去 了那个曾经, 失去了好久好久.

莫名想起一句不甚相关的话, 『成熟就是, 曾经得不到的东西, 再也不想要了.』 这句话十分巧妙, 正反两说都可用. 因为呀, 『得不到的东西当然要说是自己不想要了』, 不然呢?

回家的路并不远, 可『走回去很难』. 聂鲁达也有首诗是这么说的: “爱情太短, 遗忘太长.”

这个世界的诗句有千万首, 我至今也没想明白, 那夜的星空下, 那夜的雪地中, 我怎么就拥着你念了这句诗呢?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我想我会换一首诗来念: “愿我如星君如月, 夜夜流光相皎洁.”

她: " 听说人死了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他抬头看着天空, 道: "这样看的话...天上已经没有多少位置可以霸了."
她笑了笑, 道:"那我们要抓紧时间一起死, 才行啊."
—— Yixuan

Glider

Too fast to live.